• <acronym id='orj80'><em id='orj80'></em><td id='orj80'><div id='orj8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rj80'><big id='orj80'><big id='orj80'></big><legend id='orj8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orj80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ins id='orj80'></ins>
        2. <tr id='orj80'><strong id='orj80'></strong><small id='orj80'></small><button id='orj80'></button><li id='orj80'><noscript id='orj80'><big id='orj80'></big><dt id='orj8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rj80'><table id='orj80'><blockquote id='orj80'><tbody id='orj8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rj80'></u><kbd id='orj80'><kbd id='orj80'></kbd></kbd>
        3. <span id='orj80'></span>
          <i id='orj80'><div id='orj80'><ins id='orj80'></ins></div></i><dl id='orj80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orj80'><strong id='orj80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i id='orj80'></i>

            “包打贏”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2

              很多年以前,在川北秦巴山脈的一個小山村裡,出瞭一個綽號叫包打贏的秀才。因他擅長替人書寫訴訟狀,人又極聰明。經他寫的狀子,從未打過輸官司,自己還不會受官司牽連。所以,當地老百姓,便贈送他一個"包打贏"的雅號。至於真名叫什麼,早已無人知曉瞭,隻有他的一些有趣的傳奇故事,一個個地讓老百姓給流傳下來。
              這個故事,發生在一個酷熱的夏天。這一天,村子裡一傢父子倆發生矛盾,父親被兒子打得頭破血流。於是,父親將兒子告到縣衙,告兒子"毆打親父,為子不孝"之罪。兒子知道父親告瞭自己,便上包打贏傢,找包打贏出主意。包打贏聽瞭原委後,說道:"你先回去,我馬上替你寫一張回呈,過一頓飯時來拿,包你到縣衙打贏官司。
              那人依言回去瞭。這裡,包打贏匆匆忙忙取出文房四寶,寫完呈狀封好,凈等那人來拿。
              過瞭一頓飯時,那人果然來瞭。一進門,便見包打贏頭戴棉帽,赤裸上身,下穿棉褲,面前放著一盆燒得紅彤彤的木炭火。手執一把涼扇,正在那兒一邊烤火,一邊輕搖涼扇。他的一舉一動,弄得那青年丈二和尚——莫不著頭腦。不知包打贏搞些啥板眼兒,急忙問,"先生把回呈寫好瞭嗎?快給我!
              "寫好瞭,但你要聽我吩咐,不然官司你就打不贏!
              "好,我依你的!
              包打贏如此如此這般這般,在那人耳邊一陣吩咐。那人點點頭,拿上回呈走瞭。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那人便被傳到縣衙過堂。無論縣令問什麼、說什麼,他總是頭頂回呈,不言不語。
              縣太爺三問兩問,總不見回話,心裡火瞭,大怒說道:"大膽刁民,你父告你‘毆打親父,忤逆不孝’之罪,本官問案,竟敢拒不回話,分明無視縣衙公堂,藐視堂堂本縣。"說著,吩咐兩旁衙役,"刑杖……
              縣太爺一聲刑杖的‘刑’字剛出口,就發現一旁抄錄的師爺,直對自己連使眼色。並聽師爺說道:"稟告太爺,被告頭頂呈狀,不發一言,內中恐有別情,不妨令其取來一看,查清究竟,在行定奪不遲!
              "師爺所言甚是,"縣太爺說道,"書辦,取下被告頭頂之物呈上!"書辦依言取來呈與太爺。縣太爺展開回呈一看,不禁冷汗直冒。但隻見呈狀上一個大大的"冤"字下,兩行稍小的字跡,如此寫道:
              妻有貂蟬之美
              父有董卓之意
              看罷,縣太爺心裡想道,此乃何人所寫,分明欺本縣無能,對此案有失察之過。哼,本縣到想看看,是何方神聖,敢與本縣作對。思慮至此,縣太爺吩咐:"先將原告暫且收押待審。
              衙役將原告帶去後,太爺說,"被告,本縣問話,你要從實招來,免受皮肉之苦,還可免罪,如不從實招來,罪加一等!
              被告一聽免罪,忙回道:"小人願招,求太爺開恩。"太爺道:"那好。我問你,你頭上所頂呈狀,是何人所寫?"被告說道:"太爺容稟,小人過堂之前,曾答應不說出寫呈狀之人是誰,求大人恕罪。
              "哼!膽大刁民,竟敢欺侮本縣,拒不將實情招來。來呀,大刑伺候!"太爺大怒喝道。
              "我招,我招……,望大人繞過小的,小人實招便是!"被告害怕受刑,隻得如此這般將事情說瞭。過後不久,縣太爺叫衙役將包打贏傳至縣衙,當堂詢問,太爺道:"包打贏,被告的呈狀可是你寫的?從實講來。
              包打贏道:"被告呈狀,並非小民所寫。
              "大膽,被告說是你所寫,為何不從實講?
              "回稟大人,確非小民所寫,若大人不信小民的話是實話,可否請太爺讓被告講出,他如何找小民寫的呈狀,他見到小民時,小民又在做何事體。
              "好!本縣就依你所言。被告,把你見包打贏時,他正在作何事情,從實講來。
              "回稟太爺,被告見到他時……"待那被告一一將他的所見所聞說出時,頓時逗引得滿堂眾人哄堂大笑。直弄得縣太爺,哭也不是、笑也不是、腦也不是、怒也不是;坐下太師椅上的虎皮毛刺,猶如無數根鋼針,令他坐立難安,獅子站桌腳——下不倒臺。
              見縣令如此狼狽,包打贏心下暗喜。可又不得不替縣令解圍,於是又說道:"大人明察,可見此人所言,純屬胡言亂語。這等炎熱天氣,竟誣賴小民頭戴棉帽,赤裸上身,下穿棉褲;還冤小民升火而烤,執扇煽涼;這人此等言語,難道大人也覺可信?依小民愚見,此人定是受大人虎威驚嚇所致,是以糊塗如此,還望大人替小民作主,鳴冤雪恥。不然,讓小民又何顏面見世人。"說至此處,包打贏話鋒一轉,又說道:"小民鬥膽相問大人,被告呈狀雖非小民所寫,然大人可否告知小民,其上所寫是何言語?
              縣令直到此時,方才定下心穩住神,悠悠說道:"本縣告知你也無妨,呈狀上寫‘妻有貂蟬之美,父有董卓之意’。
              包打贏假意思索片刻,說道:"如此看來,小民到有一愚見,不知大人可願聽聽。
              "有何說話,說與本縣,恕你無罪。
              "大人,被告之父訴其親子,毆打其父,有不孝之罪。本該治被告之罪,但既有人為其呈狀鳴冤,想來決非偶然,俗語有雲:天下無不透風之墻。既屬為父不遵,何怪為子不孝乎?為父既垂涎媳婦之色貌,或以污言戲之,或以穢行調之,也未可知也。既有人欲奪己之愛,怎不與其性命相爭!依小民愚見,此案應以和解為上,望大人傳他父子上堂,好言相勸,令其歸傢。父子夫妻老少團聚,和睦相處皆大歡喜,讓後世傳頌一段‘清官明斷’之佳話,於大人豈不樂哉、美也。
              縣令展顏笑道:"包英雄所言甚合我意,就依你所言行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