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 id='7t6vx'><div id='7t6vx'><ins id='7t6vx'></ins></div></i><fieldset id='7t6vx'></fieldset>

    <code id='7t6vx'><strong id='7t6vx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 id='7t6vx'></i>
    1. <span id='7t6vx'></span>

      <acronym id='7t6vx'><em id='7t6vx'></em><td id='7t6vx'><div id='7t6v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t6vx'><big id='7t6vx'><big id='7t6vx'></big><legend id='7t6v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ins id='7t6vx'></ins>

          <dl id='7t6vx'></dl>
        1. <tr id='7t6vx'><strong id='7t6vx'></strong><small id='7t6vx'></small><button id='7t6vx'></button><li id='7t6vx'><noscript id='7t6vx'><big id='7t6vx'></big><dt id='7t6v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t6vx'><table id='7t6vx'><blockquote id='7t6vx'><tbody id='7t6v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t6vx'></u><kbd id='7t6vx'><kbd id='7t6vx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清朝古碗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3

              李向陽去鄉下采訪,村裡沒招待所,劉村長把他安排在自己傢,卻被拒絕瞭。李向陽指著村口那幾間破落的房子,問,我能住那傢嗎?劉村長有些遲疑,卻也沒拒絕。就帶著李向陽,敲開瞭那傢人的大門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 開門的是個灰白頭發、蓬頭垢面的男人。一瞧是劉村長,臉上就堆滿瞭笑,說,是村長啊,您,您有事嗎?劉村長就官腔地點頭做介紹,說,這是老姚。又一指身旁的李向陽,說,這是市裡派來的李記者,來我們村進行一些采訪工作,要在這裡住上半個月。組織上把他安排上你們傢住,到時會發一些補助給你。老姚有些受寵若驚,市裡的記者咋會安排到自己傢來住呢,村裡又不是沒好房子。不過,既然村長都發話瞭,更何況,還有那補助。老姚點著頭,說,村長,您安排好瞭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其實李向陽也不想住老姚傢,那麼臟又破的地方,誰願意去住啊。李向陽是看中瞭老姚傢門口那隻喂狗的碗。從小,李向陽的祖上對古董深有研究,而他本人對古玩也有著濃厚的興趣,有時間就往古玩市場跑。那隻碗,若是李向陽沒有看錯,應出自於康熙年間,它的價值,是不低的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老姚傢也沒什麼人。老伴死得早,兒子兒媳都去外地打工瞭,隻留下一個上小學的孫女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白天,李向陽會去附近的村落走走,看看一望無際的田野,還有辛苦勞作的農民們,間或,他也做一些采訪,記錄下這裡的點點滴滴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當然,為瞭確定自己的判斷是否無誤,看老姚不在傢時,李向陽暗暗地拿起手機,就著那隻碗,拍下幾張照片,悄悄地發給在城裡的同學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李向陽關照他,趕緊去找最權威的專傢,鑒別一下這隻碗到底有沒有市價。三天後,消息發來瞭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結果讓李向陽興奮不已。這是隻康熙年間的古碗,據說,目前留在世上的隻有兩隻,一隻到瞭海外,另一隻,恐怕就是這個瞭。如今的市場價,不低於500萬人民幣。多一個確定,心頭就多一份把握瞭。李向陽心頭暗暗樂著,當初領導讓他來走農村,他還有些不願意,看來,這也算是因禍得福瞭。打聽過這隻碗的來歷後,李向陽就開始想著,怎麼才能把這隻碗給拿下來。悄悄地帶走,那不行。那隻狗太兇瞭,自己隻要靠近一點點,就會叫囂起來。而且自己拿著這碗,是為瞭賣出去的。要是到時被人發現是偷的,更不好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怎麼辦?怎麼辦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眼瞅著半個月的時間快結束瞭,李向陽也沒想出一個切實可行的辦法來。恰恰是在那一天,李向陽剛從田間回來,就看到老姚一個人老淚縱橫地坐在門口,還有村長,幾個村民,也都圍坐在那裡,一個個愁眉不展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一問,李向陽也傻眼瞭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老姚的兒子,在打工的工地,從樓上掉下來,摔瞭個半死。工頭跑瞭,眼下兒子躺在那裡的醫院,沒錢就要出院。眼瞅著就命懸一線瞭。村長發動大傢捐瞭幾千塊錢,可這點錢,哪夠啊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李向陽站在那裡,說,我出5萬吧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大傢以為聽錯瞭。真是好人啊!老姚也激動無比,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老姚說,李記者,我怎麼可以拿您這麼多的錢啊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李向陽想瞭想,說,要不,你把你門口那隻喂狗的碗給我吧,這樣,你也算沒白拿我的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老姚說,行,行。您拿走便是。當天晚上,李向陽坐著村裡的拖拉機,到瞭縣城,又轉車回瞭市裡。第二天的中午,李向陽就回到瞭村裡,帶來瞭他所說的5萬塊錢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看著那幾大疊新嶄嶄的錢,老姚真是樂壞瞭,說,我兒有救瞭!老姚的孫女,適時地遞上瞭那隻狗碗。碗被洗得幹幹凈凈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李向陽拿過碗時,那隻一直蹲在那裡的狗,突然就不幹瞭。直起瞭身,朝著李向陽就是一臉的虎視眈眈,這可把他給嚇壞瞭。老姚不慌不忙,招呼孫女,趕緊把阿黃的新碗拿出來。阿黃是狗的名字。孫女哎瞭一聲,從屋裡一下端出瞭七八個碗,問老姚,爺爺您說的是哪一隻啊?李向陽看著七八個碗,有些傻眼瞭──那些碗,和手裡的碗一模一樣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