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ua14m'></i>
    <ins id='ua14m'></ins>

      <code id='ua14m'><strong id='ua14m'></strong></code>
    1. <acronym id='ua14m'><em id='ua14m'></em><td id='ua14m'><div id='ua14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a14m'><big id='ua14m'><big id='ua14m'></big><legend id='ua14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span id='ua14m'></span>
        <fieldset id='ua14m'></fieldset>

        <i id='ua14m'><div id='ua14m'><ins id='ua14m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dl id='ua14m'></dl>

        1. <tr id='ua14m'><strong id='ua14m'></strong><small id='ua14m'></small><button id='ua14m'></button><li id='ua14m'><noscript id='ua14m'><big id='ua14m'></big><dt id='ua14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a14m'><table id='ua14m'><blockquote id='ua14m'><tbody id='ua14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ua14m'></u><kbd id='ua14m'><kbd id='ua14m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神秘的旅伴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2

            話說清朝乾隆年間,天下海清河晏,四海升平。福建泉州有一佈商姓馬名貴發,經常往返於福州府和傢鄉泉州之間販賣佈匹。雖然旅途勞頓,但為瞭節約成本,馬貴發從未起念要雇個幫手。久而久之,也就習慣成自然瞭。
            且說這天是三月初八,馬貴發返鄉途經莆田縣境,看看時候不早,正自思量今晚住宿何處,忽聽得背後有車馬聲傳來。由於道路狹窄,馬貴發把身一側,想讓馬車先行,不料車到他身邊卻突然停住瞭。馬貴發抬頭一看,那馬車十分豪華,車上坐著一個文弱少年,衣著華貴,像是大傢子弟。少年彬彬有禮地向馬貴發頷首道:"借問大叔一句,附近可有投宿的去處?"馬貴發見那少年面色暗黃、聲音喑啞,像是有病在身,想想自己也是出門在外之人,便熱心地指引道:"此去不出二裡地,就有傢高升客棧,很是清凈。"少年抱拳謝過,待要駕車離去,卻又轉頭對馬貴發說道:"這位大叔,我看你也是遠行之人,出門靠朋友,如蒙不棄,請上車來一起趕路吧!"馬貴發看看天色已晚,對少年又頗有好感,當下並不推辭,道一聲謝便上瞭車。
            不一會兒,二人就到瞭高升客棧。各自安頓下來後,少年又邀請馬貴發:"大叔,咱們一同用飯吧,多個人,我也能多吃一點!"馬貴發猶豫片刻,道:"如此,就恭敬不如從命瞭。"兩人一起來到大廳,少年要瞭一壺燒酒、四樣時新菜肴,與馬貴發痛快地吃喝起來。席間,少年自稱姓陳,是晉江人。酒足飯飽後,少年又搶先結瞭帳。馬貴發暗忖,這少年為人慷慨大方,語言又風趣得很,是個打著燈籠也難找的好旅伴,於是對少年道:"四海之內皆兄弟,你我一見投緣,也正巧順路,幹脆結伴而行,也好互相照應,你意下如何?"少年欣然應允。
            馬貴發與那少年一路同行,兩人十分投契,大有相見恨晚之意。這天兩人來到福清地界,少年忽然興奮地跟路上遇到的四五人打招呼:"真巧呀!怎麼能在這裡趕上你們,你們不是比我早三天出門的嗎?"對方也是滿臉歡欣。少年回頭對馬貴發解釋道:"大叔,他們是我的同鄉,都是去京城趕考的富傢子弟,也是我的朋友。大傢一起趕路吧,路上更熱鬧些。"
            馬貴發不忍拂逆少年的美意,點頭應允。果然,因為人多,大傢歡歌笑語不斷,旅途中的勞頓也不知不覺地減輕瞭。就這麼過瞭兩天,馬貴發他們又在路上遇到瞭六七個商人,個個衣著華美,車馬豪華,一見少年便停下車馬,熱情洋溢地行禮。少年告訴馬貴發:"他們都是我們當地赫赫有名的富商,其中一個是我的姐夫,他們要去浙江一帶販絲綢。"於是,這天晚上,馬貴發便和他們一起投宿在山腳下的平安客棧。
            說來奇怪,這天半夜,忽然雷鳴電閃,狂風大作,大雨傾盆而下。平安客棧的店主人被風雨聲驚醒,忽然想:不知道會不會漏雨?店主人忙點起蠟燭四處查看,走到馬貴發等人歇宿的那幾間上房門外時,見裡面仍是燈火通明,照得窗戶紙都亮瞭。店主人好奇地透過窗縫向裡看,隻見床上有個人蒙頭大睡,而其他的客人圍著蠟燭席地而坐,每人都神情肅穆,交頭接耳地好像在商量著什麼。店主人敲敲窗,好意提醒道:"諸位客官,已經三更瞭,早點安歇吧,你們明天還要趕路呢!"裡面的人說:"知道瞭,我們馬上就睡,謝謝老板!"
            店主人檢查完瞭客棧,回到自己的房間,忽然覺得肚子不舒服,趕忙去上廁所。經過剛才那間客房時,看見裡面的燈已經熄瞭。店主人剛在廁所蹲下,忽然隱隱約約聽見一聲大叫,便喝問道:"怎麼瞭?"可是深夜寂寂,四周一片漆黑,根本無人應答。店主人心想,怕是哪個客人在說夢話吧,也就沒有深究,回到床上睡覺,一夜無話。
            天色漸亮,店主人像往常一樣早早起床,站在門口送客人們離去,口中說道:"下次再來小店啊!"忽然,店主人心中閃過一個念頭:不對,昨晚一共是十四個客人,怎麼今天才出去十三個呢?裡面一定有蹊蹺!
            店主人趕緊追上去,賠笑道:"客官慢走,怎麼少瞭一位呀?"客人們面面相覷,都不禁一愣。那姓陳的少年馬上嘴角一咧,笑道:"老板,我們昨天並肩進你的店,今天並肩出你的店,怎麼會少一個人呢?那你倒說說看,我們少瞭誰呀?你老莫不是老眼昏花瞭吧。"眾人都笑瞭起來,店主人無言以對,隻得看著這群客人吆喝著坐上馬車離開。
            回到店中,店主人反復琢磨著昨晚和今早的怪事,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,可又說不清道不明。他到昨晚那些客人住的房間更換被褥時,忽然發現床板上有三個暗褐色的小斑點,不由得大驚失色,是血跡!
            店主人趕忙報瞭官,半個時辰後,地保和衙門的李捕頭就趕來瞭。捕頭驗看瞭現場,讓地保火速召集地方上的團練鄉勇追趕那些客人。李捕頭帶著幾個年輕人騎馬跑在前面,終於在一片樹林中追上瞭他們。李捕頭高聲喊道:"前面的馬車停下!我是縣衙的巡捕,現在要檢查你們的行李。"那些客人聽瞭,紛紛跳下馬車,齊刷刷地從行李中抽出瞭明晃晃的鋼刀,肩並肩面朝外圍成一個圓圈。李捕頭大喊一聲,帶領鄉勇們沖上前去。這些偽裝成客商的匪盜雖然兇悍,但雙拳難敵四手,最終被鄉勇們像鐵桶一樣牢牢地圍困瞭起來。
            他們被抓獲的時候,李捕頭註意到他們每人身上都有一個深色的佈包,打開一看,每個佈包裡竟都是一段散發著血腥味的碎屍!再搜查馬車上的行李,裡面全是一團團沾滿血跡的灰土!在場的眾人都覺得毛骨悚然,更是怒氣沖天,立即將他們扭送至縣衙。
            縣令聞聽此事,立刻升堂審訊。由於血淋林的罪證擺在面前,眾盜抵賴不得,隻有從實招供。原來這一行十三人,是專門打劫單身客人的大盜,那個看似有病的少年陳某便是他們的首領,也是最有心計最為狡猾的一個。馬貴發隻身趕路,又不慎露財於外,早被陳某這一夥殺人不眨眼的惡魔盯上瞭。於是陳某定下萬無一失的詭計,前後花瞭近十天的時間終於取得瞭馬貴發的信任。昨天晚上,眾盜在陳某的指揮下,將馬貴發在客棧殺死,為瞭不讓人發覺,他們將馬貴發的屍體肢解,各自攜帶其中一段。陳某的計劃相當周詳,早就囑咐同夥在行李中攜帶瞭大量灰土,在肢解屍體時用以吸收血漬,但是他們百密一疏,在床板上還是留下瞭蛛絲馬跡,這正印證瞭"天網恢恢,疏而不漏"的道理。
            由於這個案子情節惡劣,兇犯作案手法極其殘忍,朝廷對以陳某為首的所有罪犯處以極刑。罪犯受到應有的懲罰雖然大快人心,但馬貴發因輕信別人而付出生命的代價,卻是怎麼也挽救不瞭的。